雪域天路守护人:把忠实镌刻在昆仑山巅

雪域天路守护人:把忠实镌刻在昆仑山巅

来历:我国军网·我国号角<\/p>

<\/p>

新藏公路全长2140公里,北起新疆喀什地区叶城县的零公里石碑,南至西藏日喀则市拉孜县查务乡2140公里石碑,穿越昆仑山、喀喇昆仑山、冈底斯山、喜马拉雅山四大山脉,翻越16座冰山达坂,行进44条冰河,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,被称为“铺在云端上的天路”。自本年4月下旬以来,喀喇昆仑山上的气温不断上升,新藏公路黑卡子路段呈现大面积土体下沉、冰层消融,导致路基损坏、沉陷、滑塌、构造物滑移,因而管理病害、保通天路刻不容缓。<\/p>

<\/p>

指挥员在维护作业前对官兵进行布置任务。袁钰摄<\/p>

<\/p>

官兵使用大型机械对砂石料进行装车。袁钰摄<\/p>

作为雪域天路的守护人,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某支队官兵在达坂道路上鏖战了20余天。挖掘机开挖土方,装载机跟进作业,自卸车交游络绎,官兵手挑肩扛,安全员全时戒备,指挥员和谐指挥,人装结合、多机协同,武警官兵们忙而不乱、有条有理。<\/p>

<\/p>

官兵将砂石料卸至作业区。袁钰摄<\/p>

<\/p>

官兵使用装载机对砂石料进行摊铺。袁钰摄<\/p>

机械震麻了双腿、四肢磨起了血泡、喉咙喊到了沙哑,但现场官兵们士气不减。“从戎就要喫苦,当高原兵更要能吃大苦。”已有13年军龄的警士党员如是说道。<\/p>

<\/p>

官兵使用压路机对路面进行平坦。袁钰摄<\/p>

夜幕降临,寒意渐起,官兵们繁忙的身影仍在达坂上来回络绎。大队长解释道:“白日为了保证通行,每隔1小时就要暂停施工,而晚上车流量削减,是推动施工作业的黄金时间。”<\/p>

<\/p>

<\/p>

官兵施行夜间作业。倪伟栋摄<\/p>

挨近凌晨时分,达坂上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中队官兵预备收队返营。路上偶有过往车辆,均自发缓行,向官兵们鸣笛问候。一辆终年交游该路段的卡车司机说:“每次看到武警官兵,就感觉很安心,也很感谢,没有他们的维护,这条路根本就无法走。他们是公民的子弟兵,更是这条天路的忠实守护者!”<\/p>

<\/p>

官兵为停留司乘人员发放物资。倪伟栋摄<\/p>

忠实矗立,风雨无阻。武警官兵们用忠实和贡献证明,只需他们在这里,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、顽强拼搏、甘当路石、军民一家、民族团结”的“两路”精力就会洒遍喀拉昆仑山的角角落落。<\/p>

(我国军网·我国号角出品)<\/p>

Related Posts